P1 — различия между версиями

Материал из WikiSyktSU
Перейти к: навигация, поиск
м
м
Строка 1: Строка 1:
[https://kleingould6.webgarden.cz/rubriky/kleingould6-s-blog/p2 贅婿小説] <br /> [https://gouldgould7.bravejournal.net/post/2020/03/19/%E7%A0%B4%E9%8F%A1%E9%87%8D%E5%9C%93-%E5%B0%8F%E8%AA%AA-%E6%8E%A8%E8%96%A6%E7%B2%BE%E5%BD%A9%E6%AD%B7%E5%8F%B2%E5%B0%8F%E8%AA%AC-%E8%B4%85%E5%A9%BF-%E6%86%A4%E6%80%92%E7%9A%84%E9%A6%99%E8%95%89-%E7%AC%AC%E4%B8%83%E4%B8%80%E4%B9%9D%E7%AB%A0-%E8%8A%B1%E5%BC%80%E5%BD%BC%E5%B2%B8-%E4%BA%BA%E8%80%81%E8%8B%8D%E6%B2%B3%EF%BC%88%E5%AE%8C%EF%BC%89-%E9%96%B2%E8%AE%80-p2 贅婿] <br /> [https://gumroad.com/9018981721170/p/p1-fb0851c8-87cd-4d13-9643-bfd0a20d3ce3 贅婿] <br /> [http://burkscaspersen1.bravesites.com/entries/general/%E5%B0%8F%E8%AF%B4%E9%98%85%E8%AF%BBapk%E7%B2%BE%E5%8D%8E%E6%AD%B7%E5%8F%B2%E5%B0%8F%E8%AA%AC-%E8%B4%85%E5%A9%BF-%E7%B7%9A%E4%B8%8A%E7%9C%8B--%E7%AC%AC%E4%B9%9D%E3%80%87%E4%B9%9D%E7%AB%A0-%E6%8C%BD%E6%AD%8C-%E6%8E%A8%E8%96%A6-p1 贅婿小説] <br /> [https://rahbekrahbek8.site123.me/ 贅婿] <br /><br /> [https://www.ttkan.co/novel/chapters/zhuixu-fennudexiangjiao 贅婿] <br /><br />第九七八章 绵藏锦绣剑与刀(五)-p1<br /><br />“……功夫,就是手艺、绝活……以前没有武林这个说法的啊,一个个破烂村子,山高林远土匪多,村东头有个人会点把式,就说是绝活了……你去看看,也确实会一点,比如不知道哪里传下来的专门练手的办法,或者专门练腿的,一个办法练二十年,一脚能把树踢断,除了这一脚,什么也不会……”<br />“……我年轻时便遇上过这么一个人,那是在……襄阳南边一点,一个姓胡的,说是一脚能踢死老虎,家传的练法,右脚力气大,咱们小腿这里,最不济事,他练得比一般人粗了半圈,普通人受不住,可是只要避开那一脚,一推就倒……这就是绝活……真正武艺练得好的,主要是要走、要打,能成事的,大多都是这个样子……”<br />客栈侧院的厅堂内,名叫卢六同的武林宿老身前放着一杯茶,正在滔滔不绝地与西瓜、杜杀、罗炳仁以及宁毅等人说起武林间的故事。<br />“……你看啊,当年的刘大彪,我还记得啊,满脸的络腮胡,看起来有年岁了,实际上还是个毛头小伙子,背一把刀,天南海北的到处打,到嘉鱼那会儿,已经有登堂入室的迹象了。他与老夫过招,第十六招上,他扬刀斜斩……哎,从这上面往下斜劈,当时老夫脚下使的是一招莽牛犁地,手上是白猿献果,迎着着刀锋进去,扣住了他的手……”<br />“……当时你们霸刀的那一斩,手上的姿势是很简单的,有那一次后,这一招便多了两个变化,这便是多走、多打的好处,有了弱处,才知道如何变强嘛……你们霸刀如今还是有这一斩吧……”<br />老人面带微笑,手中比个出刀的姿势,向众人询问。西瓜、杜杀等人交换了眼神,笑着点头道:“有的,确实还有。”<br />卢六同笑得满意:“武学世家就有传下来的成套的绝活,占了积累的便宜,刘家刀在苗疆一带,一如我卢家在嘉鱼,本就有根基,可根基不代表你真能出人才,要说大彪当年的武艺啊,其实还是那一趟游历当中定下的,此后才有了霸刀的名号。另外青溪方家也算是传过了几代,原本有些小势力,可名声不彰,到得方腊这一代,家道中落了,他反倒因此占了便宜……”<br />“……当年青溪富庶,可朝廷生辰纲的摊派也大,方家那一代,出过几个能人哪。方腊、方百花、方七佛,怎么出来的?家里人太多了,逼出来的,方腊入摩尼教,以为找了条路,可摩尼教是什么货色?从上到下还不是你吃我我吃你,想要不被吃,靠打,靠拼命,有进无退,方家当年还有方询、方铮几个人,名声显赫,也就是火拼时死了嘛。”<br />“方腊打出来了,成了圣公。方百花,虽是女子之身,听说好几次也死了。方七佛为何被称作云龙九现?他善用计谋,每次出手,必然谋定而后动,而且他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每次都是针对别人的弱处出手,别人说他心思缜密无形无迹,其实也就是因为他一开始武功最弱,最后反倒得了云龙九现的名号……唉,其实他后来成就最高,若不是在军阵之中被耽误,想跑本是没有问题的……”<br />“……方家人原本就想在青溪那边打出个天地,打着打着一不小心就到教主级别上了,当时的摩尼教主贺云笙,听说与朝中几位大员都是有关系的,本身也是拳脚厉害的大宗师,老夫见过两年,可惜未曾与之过招……贺云笙之下,圣女司空南轻功、爪功了得,左右护法也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谁知道那年端午,方腊等人约了你爹在内的一大群人,在摩尼教总坛,直接挑战贺云笙……”<br />“……谁也想不到他会胜的,可那一仗打完,他就是圣公了嘛。”<br />老人自恃辈分,说起这些事情来头头是道,间或加上一两句“我与XX见过两面”“我与XX过过两招”的话语,俨然斯人已逝,如今寂寞高手、天下有雪的模样。西瓜、杜杀等人或多或少知道一些细节上的差异,若在平日里见到,大概没什么心情一直听着,但眼下既然宁毅都跑过来凑热闹了,也就面带笑容地由着老人发挥了。<br />“……当年在摩尼教,圣公之所以能与贺云笙打到最后,主要也是因为你爹大彪在旁压阵。有他、有方百花、方七佛,才算正面压住了司空南那帮人,毕竟霸刀刘大彪刀法通神,而且正面对敌出了名的从不含糊……可惜啊,也就是因为这场比试,方腊夺了贺云笙的位子,其余人散的散逃的逃,方腊又不肯在听北面几家大族的调配,因此才有了后来的永乐之祸……而且也是因为你爹的名声太显赫,谁都知道你霸刀庄与圣公结了盟,后来才成了朝廷首先要对付的那一位……”<br />这卢六同能够在嘉鱼一带混这么久,如今年过古稀仍旧能打出江湖宿老的牌面来,显然也有着自己的几分本事,凭借着各种江湖传闻,竟能将永乐起事的轮廓给串联和大概出来,也算是颇有智慧了。<br />摩尼教虽说是走底层路线的民众组织,可与各地大族的联系千丝万缕,背后不知道多少人伸手其中。司空南、林恶禅在位的那一代算是当惯了傀儡的,发展的规模也大,可要说力量,始终是一盘散沙。<br />方腊杀死贺云笙,赶走司空南等人后,整肃整个江南的教众地盘,终于将整个摩尼教拧成一股绳,而依靠摩尼教的影响,才有厉天闰、石宝、邓元觉、祖士远等人陆续加入其中。从这个层面上来说,贺云笙、司空南时代的摩尼教不过是个黑帮性质的草台班子,在方腊手上整肃后的摩尼教,足以正面吊打一百个“前摩尼教”。<br />但这样的情况显然不符合各地大族的利益,开始从各个方面真正动手打压摩尼教。随后双方冲突愈演愈烈,才最终出现了永乐之变。当然,永乐之变结束后,再度出来的林恶禅、司空南等人重掌摩尼教,又使得它回到了当年一盘散沙的状况当中,各地教义流传,但管束皆无。尽管林恶禅本人一度也兴起过一些政治理想,但随着金人乃至于楼舒婉这等弱女子的数次碾压,如今看起来,也算是认清现状,不愿再折腾了。<br />这些情况宁毅依靠竹记的情报网络以及搜罗的大量绿林人自然能够弄得清楚,但是这样一位说掌故的老人家能够这样拼出轮廓来,还是让他感到有趣的。要不是装作跟班不能说话,眼下他就想跟对方打听打听崔小绿的下落——杜杀等人不曾真正见过这一位,说不定是他们孤陋寡闻而已。<br />那卢六同点评完方腊、刘大彪,随后又开始说周侗:“……当年周侗在御拳馆坐镇了十余年,虽然如今说他天下无敌,但我看,他当年能否有这个名号,还是值得商榷的。不过呢,他也厉害,为什么啊,因为除教学生外,他便到处走,到处抱打不平……哎,这就是说过的,打的好的,主要是得多走动……”<br />“……早些年……景翰朝还在的时候,最后天南海北打出名气来的,也就是那林宗吾了,当初是摩尼教护法,倒是没人想到,他后来能练到那个境界的……敌友且不说,当年在嘉鱼,老夫与他过过几招,此人内力深厚,天下难有对手了。他后来在晋地起兵抗金,其实也算是于国有功,我看哪,你们如今要办大事,可以有吞吐天下的气度,这次天下第一比武大会,是可以请他来的……当然,这是你们的内务,老夫也只是这么提上一句……”<br />“他如果想来,我们当然也是欢迎的。”西瓜笑了笑。
+
[https://www.ttkan.co/novel/chapters/zhuixu-fennudexiangjiao 贅婿] <br /><br />第三〇七章 撕心痛哭 不净莲华-p1<br /><br />“轰隆——”<br />巨响与升腾的火光从目光的侧面传来,光芒夺目,衬出一片混乱的气氛。巨刃挥舞,在少女的冲刺中,已经高高地扬起来,宁毅朝着一边开了枪,另外有一道身影,也在火光的掩映中,无声地刺入两人之间,那步履似慢实快,直接切入刘西瓜前冲的路径。<br />刀光挥下。<br />“乒——”<br />那黑色的身影迎着巨刃锋口的位置举起了持着兵器的左手,一架之下,清脆的响声,随后轰然卸力。刘西瓜的霸刀技巧原本就讲究刚猛、连贯,眼下的含怒出手几乎可以说是巅峰状态,但那一刀斩下,在空中仍旧出现明显的停顿,随后这一刀直落地面,将草茎、泥土斩得轰然飞散。<br /> [http://eugenekadiriwiki.org/index.php?title=2016____p3 小说推荐2016歷史小説 贅婿 ptt- 第八七四章 荒原(上) 熱推-p3] [https://manchesterclopedia.win/wiki/P3 飄天 進不去有口皆碑的歷史玄幻 贅婿 愛下- 第一七二章 疑惑、秘闻 展示-p3] 远处爆炸引起的光芒与冲击在这一刻才蔓延过去,微微照亮了陡然现身这人的轮廓,却是一名穿着黑色劲装,束起长发的年轻女子,站姿挺拔,目光清冷,衣袂、发丝在空中舞动,左手之上一柄古朴铁剑单手反握,甚至还未出鞘。西瓜的眼神也在这光芒中被照亮了一瞬,随后,拖刀再斩。<br />她推动霸刀的技巧需要连贯和距离,这种浮于表面的缺点,别人能知道,她本身自然也是清清楚楚。只是一般人就连阻挡她冲势的能力都没有,而即便真的遇上了各种问题导致难以找到冲刺腾挪的空间和距离,她自然也是准备了极多后手和杀招的,甚至可以说,这些招数或许比普通的霸刀刀法更为狠辣。而这时候稍一受阻,她已经反手猛握剑柄,要以力破巧,挥巨刃上撩。空气中又是啪的一声,黑衣女子打在了少女的手背上。<br />啪、啪啪啪啪——一时之间,闪电般的交手之声。<br />西瓜本就是直冲而来,那女子则是直接过来挡路,眨眼之间,两人的距离拉近到贴身,巨刃斩下,疯狂舞动,犹如一条有生命的巨蟒,而在西瓜这边,脚下步法,手上小金刚连拳也是毫无保留地挥了出来。那黑衣女子却像是一颗在大风中陡然摇摆的柳树,两人交手如电,她上半身虽然随着出手有动作,脚下竟然半步都没有退开。转眼间,那刀锋一旋,从后方再度挥上空中,黑衣女子的身影也犹如绷到了极点的弓弦,陡然间对着手挥巨刃的少女发出了最为猛烈的一击。<br />呼——刀锋斩空。<br />巨刃拖着少女如同电风扇扇片一般的飞转,朝着一侧飞出好几米外,斩裂推倒了整个帐篷。她在地上滚了一下,单手撑地,半跪着抬起头来。<br />一切其实都发生在短短片刻。<br />被两支火箭扎中的木桶终究没有爆炸,那爆炸是从不远处的一个木棚里传来的,木棚里的几匹马是距离这边最近的坐骑。当刘西瓜冲上,宁毅的一枪对着方书常的身侧射了过去,黑衣的女子也已经在他的身前出现,刘西瓜与她那段疯狂的交手甚至不过两次呼吸的时间,西瓜已经连同巨刃一同飞了出去。<br />这边,郑七命被女子简单的一剑逼退,宁毅已经退后几步,看了西瓜一眼,走向不远处的一匹战马。那边棚子里的战马已经惊了,但这边自然有两匹在预备着。<br />这次事发仓促,刘西瓜也是心神不宁,召集过来的人毕竟不算多,刘天南已经走了,出了西瓜本人,就只剩下方书常、郑七命、钱洛宁。那长发黑衣的女子单手横剑,竟是挡在了所有人的面前,这女子面容素净,年纪也不算大,但仅仅是简单几下出剑,竟令得方书常等人都产生了难以匹敌的心情,这种情况,恐怕只有在他们从前面对刘大彪时,才有可能出现。<br /> [http://zerodays.date/index.php?title=Ptt_p2&amp;action=submit 小说 大江大河扣人心弦的歷史小説 贅婿討論- 第二一二章 睡一晚 分享-p2] 不过,西瓜方才那一阵出手,虽然看来简简单单的就被逼退,但实际上,她是没有受什么伤的。眼前的女子身手要高她一筹,但距离也没有那么大,只是因为她忿怒出手,心神焦躁,才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吃了亏。她此时单手撑地,猛地抬头,一咬牙便再度冲出,取的是宁毅的方向,宁毅挥出一样东西,转身就跑。<br />那东西却是他之前拿在手上的水杯,茶水扑面而来。 [https://trade-britanica.trade/wiki/P3 小說 推薦 下載非常不錯小説 贅婿 txt- 第九〇三章 大地惊雷(五) -p3] 西瓜提起霸刀哗的将水幕拍开,眼前一柄苍古剑锋已经直刺而来,她身形一屈,在草地上滑了出去,霸刀挥回,怒斩向黑衣女子的下盘,随后双足发力,再度猛扑。<br />方书常等三人此时也已经直冲而上,面对刘西瓜仿佛不要命一般的攻势,黑衣女子也在飞退。此时距离两匹马的距离毕竟不算太远,宁毅已经上了其中一匹,挥动了缰绳,然后拉得另一匹也跑起来,远处的树林间又是两发箭矢射来,试图封住方书常与钱洛宁的去路。刘西瓜身形奔跑如猎豹,已经直接跃了起来,要斩向才刚刚起步的战马,黑衣女子也跃起挡在了她的前方。<br />砰——巨刃斩上古剑,空中溅出惊人的火花,黑衣女子籍着反震的力道上了马背,西瓜则持着巨刃落了下去。战马长嘶,远处飞散的火光中,最近的几匹马已经惊乱四散。然而,只是身在半空,西瓜就已经放开手中的霸刀。当双腿落地,她的一只手在地上撑了一下,步伐一刻不停地朝着前方冲出去。<br />战马奔驰,然而在后方,少女几乎没有丝毫停顿地紧咬上来,绕过前方的巨石、冲过溪流、水花激射、在草地上奔行如风。刘西瓜御使霸刀,本就以轻功见长,此时脱了重负,脚下速度竟快逾奔马,她咬紧牙关,目光凶戾,那速度还在增加,只有树林中射出的一支箭短暂了延阻了一下她的速度,但随后,树林中的人也不得不赶快转身逃跑了。因为在后方方书常跟郑七命也跟了过来,而钱洛宁奔向一边,显然是要去着急其他人。<br />战马冲进小树林,在树林另一边飞驰而出,经过一小段谷地后,再度冲进前方的林子。西瓜在后方的追赶丝毫未停,看起来简直像是一只穿过林间的猎豹,奔跑腾挪,如果在平时,宁毅或许很愿意以欣赏的眼光来看待这一幕,但在眼下,连他都有几分无话可说。旁边的黑衣女子偶尔回头看看,又看看宁毅,也只能是为后方的少女复杂叹一口气。<br />也不知什么时候,刷的一下,飞刀从后方刷的射了过来,黑衣女子挥剑挡下一柄,然而另一柄还是插在了宁毅那匹战马的腿上,顷刻间人仰马翻,宁毅从马背上飞了出去,被黑衣女子猛地抓住,拉回自己的马背上,景物飞驰,中刀的那匹战马在旁边撞上一棵大树,血肉飞迸,转眼间便被抛远。<br />原本是一人骑一匹马,此时变成两人同骑,战马的速度逐渐便慢了下来。西瓜越追越近,不远处的林间,隐约似乎也有人追了过来。某一刻,又是一把飞刀袭来,黑衣女子在战马上猛地一撑,翻身下马挡开了飞刀,视野中,名叫西瓜的少女猛扑而来。<br /> [http://timeoftheworld.date/index.php?title=P3&amp;action=submit 小说 龙王殿好文筆的歷史小説 贅婿討論- 第七八九章 烽火金流 大河秋厉(一) 熱推-p3] 第一下交手,手掌对上拳头,第二下交手,膝盖砸上剑鞘,第三下,少女几乎已经飞了起来,女子一拳轰上去,西瓜踩在她的拳头上,朝着空中飞跃而出。<br />这一次,算是西瓜使尽了全力,却无心恋战,她转身挥手,这个时候,如果要抓住少女的小腿,其实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手伸出去的时候,她还是微微停了停。奔行一路的少女内力已运到极致,浑身上下几乎都要蒸腾出白气来,她这一次的追赶无论能不能奏功,曰后恐怕都要修养好一阵子了。<br />最终,她收回了手,双手在身侧交叉,挡向一侧袭来的刚猛拳风。西瓜的身形冲天而起,跃上五六米的高空最终落在远处的地上,翻滚一下,继续追赶过去。<br />拳风如虎吼,这一边,女子双手一架。她的身手原本就是顶尖,自从将“太极”的类似哲学观融汇之后,更是到了百尺竿头再进一步的境界,化武为道,但身形仍旧稳不下来,两道身影冲出数米的距离,在地上砰砰滚了几下,挥拳攻来的那道身影被她挥出更远,她站起来时,陈凡在几米外化作滚地葫芦,撞在一棵树上,才站了起来。与此同时,女子已经挥剑与另外一人交手,刀剑交击几下之后,猛地后退出几米之外,对面是手持长刀的杜杀,此时看看陈凡,竟也有些不好冲上来。<br />方书常、郑七命此时也骑着马赶到了。不远处的林子里,似乎还在进行着另一场战斗。陈凡擦了擦嘴角微微溢出的鲜血,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女子,最终,落在女子受伤的古剑和剑鞘上。<br />“不可能,你是……立恒身边的……那个河山铁剑陆红提?”<br />陆红提偏了偏头,微微笑了笑:“吕梁山陆红提,河山铁剑只是说笑。我不愿与诸位交手,就此罢战如何?”<br />陈凡喃喃叹了一声:“居然这么厉害……”方书常与郑七命皱了皱眉,对她这“罢战”的提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问陈凡杜杀:“庄主呢。”<br />“她……”陈凡朝着刘西瓜奔跑的方向皱眉指了指,陆红提往那边走了过去,做出了阻拦的姿态:“接下来,让他们两个自己处理这件事情也许更好,诸位不觉得吗?”<br />宁毅与西瓜之间的暧昧,大家是心中有数的,虽然很难做确认,但陆红提这样说了,显得整个情况就更加暧昧起来。眼下来说,最有发言权的当然是杜杀,而旁边的陈凡则跟宁毅、西瓜两人都算得上朋友。方书常与郑七命等了一会儿,想起些事情,俯身问道:“杜老大、陈凡,你们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提前赶过来的?方才一时间没有找到你们。”<br />有关宁毅的事情没有提前通知他们,他们竟先一步赶到了,自然有些奇怪,陈凡跟杜杀彼此对望了一眼,皱起了眉头:“我们……”陈凡看着西瓜消失的那个方向,有些迟疑地说道,“我们原本是被立恒委托去办一些事情的,然后……发现了一些问题……”<br />*********************星辉黯淡,下弦月如眉如钩。战马冲出树林边缘,在草地上倒下时,宁毅在地上翻滚了几下站起来,拿出火铳开始装弹。远处有田,更远处是个小小的村庄,亮着点滴灯火。

Версия 04:03, 20 марта 2020

贅婿

第三〇七章 撕心痛哭 不净莲华-p1

“轰隆——”
巨响与升腾的火光从目光的侧面传来,光芒夺目,衬出一片混乱的气氛。巨刃挥舞,在少女的冲刺中,已经高高地扬起来,宁毅朝着一边开了枪,另外有一道身影,也在火光的掩映中,无声地刺入两人之间,那步履似慢实快,直接切入刘西瓜前冲的路径。
刀光挥下。
“乒——”
那黑色的身影迎着巨刃锋口的位置举起了持着兵器的左手,一架之下,清脆的响声,随后轰然卸力。刘西瓜的霸刀技巧原本就讲究刚猛、连贯,眼下的含怒出手几乎可以说是巅峰状态,但那一刀斩下,在空中仍旧出现明显的停顿,随后这一刀直落地面,将草茎、泥土斩得轰然飞散。
小说推荐2016歷史小説 贅婿 ptt- 第八七四章 荒原(上) 熱推-p3 飄天 進不去有口皆碑的歷史玄幻 贅婿 愛下- 第一七二章 疑惑、秘闻 展示-p3 远处爆炸引起的光芒与冲击在这一刻才蔓延过去,微微照亮了陡然现身这人的轮廓,却是一名穿着黑色劲装,束起长发的年轻女子,站姿挺拔,目光清冷,衣袂、发丝在空中舞动,左手之上一柄古朴铁剑单手反握,甚至还未出鞘。西瓜的眼神也在这光芒中被照亮了一瞬,随后,拖刀再斩。
她推动霸刀的技巧需要连贯和距离,这种浮于表面的缺点,别人能知道,她本身自然也是清清楚楚。只是一般人就连阻挡她冲势的能力都没有,而即便真的遇上了各种问题导致难以找到冲刺腾挪的空间和距离,她自然也是准备了极多后手和杀招的,甚至可以说,这些招数或许比普通的霸刀刀法更为狠辣。而这时候稍一受阻,她已经反手猛握剑柄,要以力破巧,挥巨刃上撩。空气中又是啪的一声,黑衣女子打在了少女的手背上。
啪、啪啪啪啪——一时之间,闪电般的交手之声。
西瓜本就是直冲而来,那女子则是直接过来挡路,眨眼之间,两人的距离拉近到贴身,巨刃斩下,疯狂舞动,犹如一条有生命的巨蟒,而在西瓜这边,脚下步法,手上小金刚连拳也是毫无保留地挥了出来。那黑衣女子却像是一颗在大风中陡然摇摆的柳树,两人交手如电,她上半身虽然随着出手有动作,脚下竟然半步都没有退开。转眼间,那刀锋一旋,从后方再度挥上空中,黑衣女子的身影也犹如绷到了极点的弓弦,陡然间对着手挥巨刃的少女发出了最为猛烈的一击。
呼——刀锋斩空。
巨刃拖着少女如同电风扇扇片一般的飞转,朝着一侧飞出好几米外,斩裂推倒了整个帐篷。她在地上滚了一下,单手撑地,半跪着抬起头来。
一切其实都发生在短短片刻。
被两支火箭扎中的木桶终究没有爆炸,那爆炸是从不远处的一个木棚里传来的,木棚里的几匹马是距离这边最近的坐骑。当刘西瓜冲上,宁毅的一枪对着方书常的身侧射了过去,黑衣的女子也已经在他的身前出现,刘西瓜与她那段疯狂的交手甚至不过两次呼吸的时间,西瓜已经连同巨刃一同飞了出去。
这边,郑七命被女子简单的一剑逼退,宁毅已经退后几步,看了西瓜一眼,走向不远处的一匹战马。那边棚子里的战马已经惊了,但这边自然有两匹在预备着。
这次事发仓促,刘西瓜也是心神不宁,召集过来的人毕竟不算多,刘天南已经走了,出了西瓜本人,就只剩下方书常、郑七命、钱洛宁。那长发黑衣的女子单手横剑,竟是挡在了所有人的面前,这女子面容素净,年纪也不算大,但仅仅是简单几下出剑,竟令得方书常等人都产生了难以匹敌的心情,这种情况,恐怕只有在他们从前面对刘大彪时,才有可能出现。
小说 大江大河扣人心弦的歷史小説 贅婿討論- 第二一二章 睡一晚 分享-p2 不过,西瓜方才那一阵出手,虽然看来简简单单的就被逼退,但实际上,她是没有受什么伤的。眼前的女子身手要高她一筹,但距离也没有那么大,只是因为她忿怒出手,心神焦躁,才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吃了亏。她此时单手撑地,猛地抬头,一咬牙便再度冲出,取的是宁毅的方向,宁毅挥出一样东西,转身就跑。
那东西却是他之前拿在手上的水杯,茶水扑面而来。 小說 推薦 下載非常不錯小説 贅婿 txt- 第九〇三章 大地惊雷(五) -p3 西瓜提起霸刀哗的将水幕拍开,眼前一柄苍古剑锋已经直刺而来,她身形一屈,在草地上滑了出去,霸刀挥回,怒斩向黑衣女子的下盘,随后双足发力,再度猛扑。
方书常等三人此时也已经直冲而上,面对刘西瓜仿佛不要命一般的攻势,黑衣女子也在飞退。此时距离两匹马的距离毕竟不算太远,宁毅已经上了其中一匹,挥动了缰绳,然后拉得另一匹也跑起来,远处的树林间又是两发箭矢射来,试图封住方书常与钱洛宁的去路。刘西瓜身形奔跑如猎豹,已经直接跃了起来,要斩向才刚刚起步的战马,黑衣女子也跃起挡在了她的前方。
砰——巨刃斩上古剑,空中溅出惊人的火花,黑衣女子籍着反震的力道上了马背,西瓜则持着巨刃落了下去。战马长嘶,远处飞散的火光中,最近的几匹马已经惊乱四散。然而,只是身在半空,西瓜就已经放开手中的霸刀。当双腿落地,她的一只手在地上撑了一下,步伐一刻不停地朝着前方冲出去。
战马奔驰,然而在后方,少女几乎没有丝毫停顿地紧咬上来,绕过前方的巨石、冲过溪流、水花激射、在草地上奔行如风。刘西瓜御使霸刀,本就以轻功见长,此时脱了重负,脚下速度竟快逾奔马,她咬紧牙关,目光凶戾,那速度还在增加,只有树林中射出的一支箭短暂了延阻了一下她的速度,但随后,树林中的人也不得不赶快转身逃跑了。因为在后方方书常跟郑七命也跟了过来,而钱洛宁奔向一边,显然是要去着急其他人。
战马冲进小树林,在树林另一边飞驰而出,经过一小段谷地后,再度冲进前方的林子。西瓜在后方的追赶丝毫未停,看起来简直像是一只穿过林间的猎豹,奔跑腾挪,如果在平时,宁毅或许很愿意以欣赏的眼光来看待这一幕,但在眼下,连他都有几分无话可说。旁边的黑衣女子偶尔回头看看,又看看宁毅,也只能是为后方的少女复杂叹一口气。
也不知什么时候,刷的一下,飞刀从后方刷的射了过来,黑衣女子挥剑挡下一柄,然而另一柄还是插在了宁毅那匹战马的腿上,顷刻间人仰马翻,宁毅从马背上飞了出去,被黑衣女子猛地抓住,拉回自己的马背上,景物飞驰,中刀的那匹战马在旁边撞上一棵大树,血肉飞迸,转眼间便被抛远。
原本是一人骑一匹马,此时变成两人同骑,战马的速度逐渐便慢了下来。西瓜越追越近,不远处的林间,隐约似乎也有人追了过来。某一刻,又是一把飞刀袭来,黑衣女子在战马上猛地一撑,翻身下马挡开了飞刀,视野中,名叫西瓜的少女猛扑而来。
小说 龙王殿好文筆的歷史小説 贅婿討論- 第七八九章 烽火金流 大河秋厉(一) 熱推-p3 第一下交手,手掌对上拳头,第二下交手,膝盖砸上剑鞘,第三下,少女几乎已经飞了起来,女子一拳轰上去,西瓜踩在她的拳头上,朝着空中飞跃而出。
这一次,算是西瓜使尽了全力,却无心恋战,她转身挥手,这个时候,如果要抓住少女的小腿,其实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手伸出去的时候,她还是微微停了停。奔行一路的少女内力已运到极致,浑身上下几乎都要蒸腾出白气来,她这一次的追赶无论能不能奏功,曰后恐怕都要修养好一阵子了。
最终,她收回了手,双手在身侧交叉,挡向一侧袭来的刚猛拳风。西瓜的身形冲天而起,跃上五六米的高空最终落在远处的地上,翻滚一下,继续追赶过去。
拳风如虎吼,这一边,女子双手一架。她的身手原本就是顶尖,自从将“太极”的类似哲学观融汇之后,更是到了百尺竿头再进一步的境界,化武为道,但身形仍旧稳不下来,两道身影冲出数米的距离,在地上砰砰滚了几下,挥拳攻来的那道身影被她挥出更远,她站起来时,陈凡在几米外化作滚地葫芦,撞在一棵树上,才站了起来。与此同时,女子已经挥剑与另外一人交手,刀剑交击几下之后,猛地后退出几米之外,对面是手持长刀的杜杀,此时看看陈凡,竟也有些不好冲上来。
方书常、郑七命此时也骑着马赶到了。不远处的林子里,似乎还在进行着另一场战斗。陈凡擦了擦嘴角微微溢出的鲜血,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女子,最终,落在女子受伤的古剑和剑鞘上。
“不可能,你是……立恒身边的……那个河山铁剑陆红提?”
陆红提偏了偏头,微微笑了笑:“吕梁山陆红提,河山铁剑只是说笑。我不愿与诸位交手,就此罢战如何?”
陈凡喃喃叹了一声:“居然这么厉害……”方书常与郑七命皱了皱眉,对她这“罢战”的提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问陈凡杜杀:“庄主呢。”
“她……”陈凡朝着刘西瓜奔跑的方向皱眉指了指,陆红提往那边走了过去,做出了阻拦的姿态:“接下来,让他们两个自己处理这件事情也许更好,诸位不觉得吗?”
宁毅与西瓜之间的暧昧,大家是心中有数的,虽然很难做确认,但陆红提这样说了,显得整个情况就更加暧昧起来。眼下来说,最有发言权的当然是杜杀,而旁边的陈凡则跟宁毅、西瓜两人都算得上朋友。方书常与郑七命等了一会儿,想起些事情,俯身问道:“杜老大、陈凡,你们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提前赶过来的?方才一时间没有找到你们。”
有关宁毅的事情没有提前通知他们,他们竟先一步赶到了,自然有些奇怪,陈凡跟杜杀彼此对望了一眼,皱起了眉头:“我们……”陈凡看着西瓜消失的那个方向,有些迟疑地说道,“我们原本是被立恒委托去办一些事情的,然后……发现了一些问题……”
*********************星辉黯淡,下弦月如眉如钩。战马冲出树林边缘,在草地上倒下时,宁毅在地上翻滚了几下站起来,拿出火铳开始装弹。远处有田,更远处是个小小的村庄,亮着点滴灯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