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 — различия между версиями

Материал из WikiSyktSU
Перейти к: навигация, поиск
м
м
Строка 1: Строка 1:
[https://cn.ttkan.co/novel/chapters/futianshi-jingwuhen 伏天] <br /> [https://www.ttkan.co/ 天天看] <br /> [https://www.ttkan.co/novel/chapters/futianshi-jingwuhen 伏天] <br /><br /> [https://www.ttkan.co/novel/chapters/futianshi-jingwuhen ] <br /><br />第六百零三章 略通一二-p2<br /><br />许多人神色一挑,这句话,是在承认他之前所说的狂妄言语吗。<br />“你的意思是……”连玉清看向叶伏天。<br />“我的意思是,之前我本没有兴趣出战,现在,恰恰相反。”叶伏天看了连玉清一眼,随后身形一闪,直接从虚空中降落下方的中宫战台之上。<br />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br />叶伏天对着诸人行礼,随后抬头望向所有人,开口道:“既是要印证论道之说,我想以自己的方式证明自己所说,让诸位师兄看看我心中的论道,只是,诸位师兄是否愿意给我一些时间印证?”<br />许多人目光望向华凡,华凡此时看着叶伏天,道:“好。”<br />他倒要看看,叶伏天如何印证。<br />叶伏天点头,再次看向诸人,开口道:“我境界低微,只有八等王侯境,若是请师兄赐教,想必会败,然而既是论道,诸位师兄认为不仅仅是境界强于新人,那么我便请教下之前出手过的师兄师姐吧。”<br />说罢,他目光落在天刑宫的一人身上,开口道:“这位师兄之前是对猿战出手的吧,请教下,除境界之外,师兄认为有哪一方面能胜过我?”<br />听到他的话许多人都露出异色,隐隐明白他要做什么,心想这家伙果然是放肆。<br />他直接点名,问对方哪一方面胜过他,如何回答?<br />若是回答不了,难道是真印证了他的话,除境界外,其它地方都不如被他所欺的后辈师弟?<br />易小狮愕然的看向这场,他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他可是非常了解这小师弟。<br />这家伙,哪里是去印证论道之说。<br />说了半天,他分明是找了个合理的借口,出去打脸报复。<br />易小狮不由得一阵愕然,心想小师弟果然还是小师弟,打脸都理直气壮,这么多人,竟然被他套进去了。<br />那位天刑宫弟子神色冷漠的注视叶伏天,冷冷开口道:“我擅长武道攻击,融入意志以及大势之中,境界不同无法战斗,怎么印证?”<br />“当然可以印证。”<br />叶伏天开口说道,话音落下,叶伏天身体凌空飞起,他速度奇快,一股恐怖之势汇聚于身上,强横的武道意志绽放而出,一瞬间,八尊雕像中的武道雕像亮起夺目的光辉。<br />那股势越来越强,叶伏天伸出手掌,顿时掌心长棍凝聚而生,他身体踏步飞旋,朝前劈出一棍,虚空震荡,但却并未停止,他身上的势变得更加可怕,雕像中亮起的光辉越发璀璨夺目。<br />虚空中,叶伏天连续轰出棍法,每一棍都宛若晴天霹雳般,威势骇人。<br />第五棍落下之时,战台上空出现漫天棍影,磅礴大势,砸落而下,雕像光辉绚丽刺眼。<br />他没有轰出第六棍,五棍之后,叶伏天站在虚空之上,许多人看到他的身影心头震颤,虽然只是八等王侯,但那股威势,极其可怕,道战第一人,绝非浪得虚名。<br />云峯脸色一变再变,他知道即便再战,他也不可能胜过叶伏天。<br />叶伏天看向那天刑宫弟子,道:“请师兄指教。”<br />说罢,他退到一旁。
+
[https://penzu.com/p/66144fa3 贅婿小説] <br /> [https://gumroad.com/9018981721170/p/p1-fb0851c8-87cd-4d13-9643-bfd0a20d3ce3 贅婿] <br /> [http://caspersenburks8.pen.io 贅婿] <br /> [https://burksburks6.page.tl/%26%2332317%3B%26%2335009%3B-%26%2321029%3B%26%2322826%3B%26%2322750%3B%26%2323507%3B%26%2324847%3B%26%2328145%3B%26%2321051%3B%26%2327511%3B%26%2321490%3B%26%2329572%3B%26%2324187%3B-%26%2336101%3B%26%2323167%3B-%26%2332218%3B%26%2319978%3B%26%2330475%3B_-%26%2331532%3B%26%2320845%3B%26%2320061%3B%26%2320845%3B%26%2331456%3B-%26%2321534%3B%26%2319979%3B%26%2329273%3B%26%2340831%3B-%26%2330456%3B%26%2320276%3B_p3.htm?forceVersion=desktop 贅婿小説] <br /> [https://csgrid.org/csg/team_display.php?teamid=385190 贅婿] <br /><br /> [https://www.ttkan.co/novel/chapters/zhuixu-fennudexiangjiao 贅婿] <br /><br />第八八〇章 凶刃(中)-p2<br /><br />以十人为一组,原本就是为了林间厮杀而训练准备的华夏军斥候穿着的多是带着与山林景色类似颜色的服装,每人身上皆携带大威力的手弩。乍然遭遇时,十名成员从不同方向封锁道路,只是从不同角度射来的第一波的弩箭就足以让人胆寒。<br />除弩箭外,投掷的手榴弹每人皆携带了两三颗,狭窄道路上若遭遇这样的爆炸,委实让人进退两难。<br />手弩、火雷等物以外,十名成员各有不同的侧重与配合,部分小队成员带着便于攀爬的精钢钩爪、能够让人如猿猴般上下山岭的滑轮组,亦有少量精锐小组带有狙击枪往前行动的,他们占领高处,利用望远镜观察,朝附近小队发出信号。<br />女真斥候中固然也有海东青、有不少百步穿杨的神射手、有擅长攀爬山岭险峰的身负绝技之人,但在这些华夏军小队成系统的配合与前压下,这一天首先遇敌的斥候队伍们便遭遇到了巨大的伤亡。<br />成百上千的斥候部队在入山口的大路上还显得拥挤与热闹,进入山林,选择不同的道路分散开来,不时还会遭遇过去几天入山的女真斥候精锐后撤的身影。他们作为生力军替补上去,华夏军的数百支特种作战小队也已经陆续杀来,到得下午,林间厮杀混乱,部分幸存的斥候放起大火,一些火焰熊熊燃烧。<br />部分归顺了女真一方的斥候部队哭爹骂娘,他们在这林间固然“人多势众”,但各个队伍的战力有高有低、风格各有不同,互相之间的调配与前行进度亦有不同。一些部队正在前方厮杀,眼见着后方火焰竟蔓延了过来……<br />而另一方面,华夏军各个特种作战小队早先便有个大概的作战计划,这还是开战初期,小队之间的联系紧密,以不同区域占领各个制高点上的核心团队为调配,进退有序,基本上还没有出现太过冒进的队伍。<br />这些时日来,虽然也曾遇上过对方队伍中异常厉害的老兵、猎手等人物,有的突然出现,一箭封喉,有的隐匿于枯叶堆中,暴起杀人,产生了不少伤亡,但以交换比来说,华夏军始终占着巨大的便宜。<br />按照后来的统计,二十二,在林间厮杀中死去的女真附属斥候部队约在六百以上,华夏军伤亡过百。二十三、二十四,双方伤亡皆有减少,华夏军的斥候战线总体前推,但也有数支女真斥候部队愈发的熟悉山林,占领了林间前方几个重要的观察点。这还是开战之前的小小损失。<br />余余适应着这一状况,对于山间作战做出了数项调整,但总的来说,对于部分附庸部队作战时的生硬应对,他也不会过于在意。<br />二十五,拔离速率领的数万军队在黄明县城外做好了准备,数千汉人俘虏被驱赶着往县城城墙方向前进。<br />黄明县由原本坐落在这里的驿站小镇发展起来,并非坚城。它的城墙不过三丈高,面对山口一边的总长度四百六十丈,也就是后世一千五百米的样子。城墙从开阔地一直蜿蜒到南边的山坡上,山坡地势较陡,令得这一段的防御与下方形成一个“l”形的夹角,几架防御距离较远的投石车连同大炮在这里摆开,负责观察的热气球也高高地飘着这边的城头上方。<br />城墙北端毗邻一道六七仗的山涧,但在靠近城墙的地方亦有过城小路。随着俘虏被驱赶而来,城头上的士兵高声喊话,让这些俘虏朝着城北方向绕行求生。后方的女真人自然不会允许,他们先是以箭矢将俘虏们朝南面赶,随后架起大炮、投石车朝着北端的人群里开始发射。<br />人群哭喊着、拥挤着往城墙下方过去,箭矢、石块、炮弹落在后方的人堆里,爆炸、哭喊、惨叫混杂在一起,血腥味四散蔓延。<br />挤到城墙下方的俘虏们才算是脱离了炮弹、投车等物的射程,他们有的在城下呼喊着希望华夏军开城门,有的希望上方掷下绳索,但城墙上的华夏军士兵不为所动,一部分人朝着城北蔓延而去,亦有人跑向城南的崎岖山坡。<br />事实上,此时唯有城北山涧与城墙间的小路是逃生的唯一通道。女真军阵之中,拔离速静静地看着俘虏们一直被驱赶到城墙下方,中间并无地雷爆开,人群开始往北面拥挤时,他命令人将第二批大约一千左右的俘虏驱赶出去。<br />这批俘虏当中混杂的是一支百人左右的弓箭队,他们籍着汉俘们的掩护拉近了与城墙之间的距离,开始朝着城墙下往北奔逃的俘虏们射箭,一些箭矢零零星星地落在城头上。<br />庞六安下令开炮。<br />三发炮弹自黄明县城城墙上呼啸而出,落入混杂了弓箭手的人群当中。此时女真人亦有稀稀拉拉地往奔跑的俘虏后方开炮,这三发炮弹飞来,夹杂在一片呼喊与硝烟当中并不起眼,拔离速在站马上拍了拍大腿,眼中有嗜血味道。<br />他挥手命令部下放出第三批俘虏。<br />这一批俘虏亦有千人,与先前不同的是,女真人给这些俘虏发放了几十架做工粗糙的云梯。<br />“……想要往城北逃,你们过不去!前方县城城墙不高,黑旗军以华夏自居,你们只要上去了,他们便不会杀人!扛着梯子逃命去吧!跑得慢的,当心女真人的大炮!”<br />被押在俘虏前方呼喊的是一名原本的武朝官吏,他身上带血,鼻青脸肿地朝俘虏们传达女真人的意思。俘虏之中大量拖家带口者,扛了梯子哭喊着往前方奔跑过去。有的人抱了孩子,口中是听不出意义的求饶声。<br />这一刻,城墙上的华夏军人正将盾牌、刀枪、门板等物朝城下的人群中放下去,以让他们防御流矢。眼见战场那端有人扛起云梯过来,庞六安与参谋长郭琛也只沉默了片刻。<br />“……让人喊话,叫他们不要带云梯,人群中有奸细,不要中了女真人的计策。”

Версия 01:33, 20 марта 2020

贅婿小説
贅婿
贅婿
贅婿小説
贅婿

贅婿

第八八〇章 凶刃(中)-p2

以十人为一组,原本就是为了林间厮杀而训练准备的华夏军斥候穿着的多是带着与山林景色类似颜色的服装,每人身上皆携带大威力的手弩。乍然遭遇时,十名成员从不同方向封锁道路,只是从不同角度射来的第一波的弩箭就足以让人胆寒。
除弩箭外,投掷的手榴弹每人皆携带了两三颗,狭窄道路上若遭遇这样的爆炸,委实让人进退两难。
手弩、火雷等物以外,十名成员各有不同的侧重与配合,部分小队成员带着便于攀爬的精钢钩爪、能够让人如猿猴般上下山岭的滑轮组,亦有少量精锐小组带有狙击枪往前行动的,他们占领高处,利用望远镜观察,朝附近小队发出信号。
女真斥候中固然也有海东青、有不少百步穿杨的神射手、有擅长攀爬山岭险峰的身负绝技之人,但在这些华夏军小队成系统的配合与前压下,这一天首先遇敌的斥候队伍们便遭遇到了巨大的伤亡。
成百上千的斥候部队在入山口的大路上还显得拥挤与热闹,进入山林,选择不同的道路分散开来,不时还会遭遇过去几天入山的女真斥候精锐后撤的身影。他们作为生力军替补上去,华夏军的数百支特种作战小队也已经陆续杀来,到得下午,林间厮杀混乱,部分幸存的斥候放起大火,一些火焰熊熊燃烧。
部分归顺了女真一方的斥候部队哭爹骂娘,他们在这林间固然“人多势众”,但各个队伍的战力有高有低、风格各有不同,互相之间的调配与前行进度亦有不同。一些部队正在前方厮杀,眼见着后方火焰竟蔓延了过来……
而另一方面,华夏军各个特种作战小队早先便有个大概的作战计划,这还是开战初期,小队之间的联系紧密,以不同区域占领各个制高点上的核心团队为调配,进退有序,基本上还没有出现太过冒进的队伍。
这些时日来,虽然也曾遇上过对方队伍中异常厉害的老兵、猎手等人物,有的突然出现,一箭封喉,有的隐匿于枯叶堆中,暴起杀人,产生了不少伤亡,但以交换比来说,华夏军始终占着巨大的便宜。
按照后来的统计,二十二,在林间厮杀中死去的女真附属斥候部队约在六百以上,华夏军伤亡过百。二十三、二十四,双方伤亡皆有减少,华夏军的斥候战线总体前推,但也有数支女真斥候部队愈发的熟悉山林,占领了林间前方几个重要的观察点。这还是开战之前的小小损失。
余余适应着这一状况,对于山间作战做出了数项调整,但总的来说,对于部分附庸部队作战时的生硬应对,他也不会过于在意。
二十五,拔离速率领的数万军队在黄明县城外做好了准备,数千汉人俘虏被驱赶着往县城城墙方向前进。
黄明县由原本坐落在这里的驿站小镇发展起来,并非坚城。它的城墙不过三丈高,面对山口一边的总长度四百六十丈,也就是后世一千五百米的样子。城墙从开阔地一直蜿蜒到南边的山坡上,山坡地势较陡,令得这一段的防御与下方形成一个“l”形的夹角,几架防御距离较远的投石车连同大炮在这里摆开,负责观察的热气球也高高地飘着这边的城头上方。
城墙北端毗邻一道六七仗的山涧,但在靠近城墙的地方亦有过城小路。随着俘虏被驱赶而来,城头上的士兵高声喊话,让这些俘虏朝着城北方向绕行求生。后方的女真人自然不会允许,他们先是以箭矢将俘虏们朝南面赶,随后架起大炮、投石车朝着北端的人群里开始发射。
人群哭喊着、拥挤着往城墙下方过去,箭矢、石块、炮弹落在后方的人堆里,爆炸、哭喊、惨叫混杂在一起,血腥味四散蔓延。
挤到城墙下方的俘虏们才算是脱离了炮弹、投车等物的射程,他们有的在城下呼喊着希望华夏军开城门,有的希望上方掷下绳索,但城墙上的华夏军士兵不为所动,一部分人朝着城北蔓延而去,亦有人跑向城南的崎岖山坡。
事实上,此时唯有城北山涧与城墙间的小路是逃生的唯一通道。女真军阵之中,拔离速静静地看着俘虏们一直被驱赶到城墙下方,中间并无地雷爆开,人群开始往北面拥挤时,他命令人将第二批大约一千左右的俘虏驱赶出去。
这批俘虏当中混杂的是一支百人左右的弓箭队,他们籍着汉俘们的掩护拉近了与城墙之间的距离,开始朝着城墙下往北奔逃的俘虏们射箭,一些箭矢零零星星地落在城头上。
庞六安下令开炮。
三发炮弹自黄明县城城墙上呼啸而出,落入混杂了弓箭手的人群当中。此时女真人亦有稀稀拉拉地往奔跑的俘虏后方开炮,这三发炮弹飞来,夹杂在一片呼喊与硝烟当中并不起眼,拔离速在站马上拍了拍大腿,眼中有嗜血味道。
他挥手命令部下放出第三批俘虏。
这一批俘虏亦有千人,与先前不同的是,女真人给这些俘虏发放了几十架做工粗糙的云梯。
“……想要往城北逃,你们过不去!前方县城城墙不高,黑旗军以华夏自居,你们只要上去了,他们便不会杀人!扛着梯子逃命去吧!跑得慢的,当心女真人的大炮!”
被押在俘虏前方呼喊的是一名原本的武朝官吏,他身上带血,鼻青脸肿地朝俘虏们传达女真人的意思。俘虏之中大量拖家带口者,扛了梯子哭喊着往前方奔跑过去。有的人抱了孩子,口中是听不出意义的求饶声。
这一刻,城墙上的华夏军人正将盾牌、刀枪、门板等物朝城下的人群中放下去,以让他们防御流矢。眼见战场那端有人扛起云梯过来,庞六安与参谋长郭琛也只沉默了片刻。
“……让人喊话,叫他们不要带云梯,人群中有奸细,不要中了女真人的计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