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p1 — различия между версиями

Материал из WikiSyktSU
Перейти к: навигация, поиск
м
м
Строка 1: Строка 1:
[https://kleingould6.webgarden.cz/rubriky/kleingould6-s-blog/p2 贅婿] <br /> [http://randallmcdermott3.xtgem.com/__xt_blog/__xtblog_entry/15140746-p2#xt_blog 贅婿] <br /> [http://caspersenburks8.pen.io 贅婿小説] <br /> [http://burkscaspersen1.bravesites.com/entries/general/%E5%B0%8F%E8%AF%B4%E9%98%85%E8%AF%BBapk%E7%B2%BE%E5%8D%8E%E6%AD%B7%E5%8F%B2%E5%B0%8F%E8%AA%AC-%E8%B4%85%E5%A9%BF-%E7%B7%9A%E4%B8%8A%E7%9C%8B--%E7%AC%AC%E4%B9%9D%E3%80%87%E4%B9%9D%E7%AB%A0-%E6%8C%BD%E6%AD%8C-%E6%8E%A8%E8%96%A6-p1 贅婿] <br /> [http://b3.zcubes.com/v.aspx?mid=3381128 贅婿] <br /><br /> [https://www.ttkan.co/novel/chapters/zhuixu-fennudexiangjiao 贅婿] <br /><br />第七二七章 风起云聚 天下泽州(六)-p1<br /><br />武建朔八年夏,黑旗军从西北败退两年之后,当初因为黑旗军而存在的诸多遗留问题,已经到了不能不明确、不得不解决的时候。<br />这其中,有关于在三年大战、扩军期间黑旗军渗入大齐各方势力的众多奸细问题,自然是重中之重。而在此期间,与之并行的一个严重问题,则是真正的可大可小,那就是:有关于黑旗宁毅的死讯,是否真实。<br />三年的大战,金国在如日中天之际于西北折损两员大将,中原大齐兴师百万之众,最终斩杀宁毅,令黑旗终于溃败出西北。事情底定之际,众人只是沉浸在三年的折磨终于过去了的放松感中,对于整件事情,没有多少人敢去唱反调、谈忧患。反正宁毅已死、黑旗覆亡,这就是最好的结局。<br />在这之后,有关于黑旗军的更多消息才又逐渐浮出水面。溃退出西北的黑旗残部并未覆亡,他们选择了吐蕃、大理、武朝三方交界的区域作为暂时的根据地,休养生息,而后力量还隐隐辐射云贵川、湘南等地,慢慢的站住了脚跟。<br />对于这支队伍,吃尽苦头的武朝不敢轻易去惹,吐蕃、大理等地其实也没有多少势力真能与其正面叫板,而在西北的大战之后,黑旗军也更加倾向于内敛****伤口,对外责只是数支商队在天南一隅奔走,势力内部情况,一时间难有人说得清楚。<br />有关于宁毅的死讯,在最初的时日里,是没有多少人存有质疑的,原因主要还是在于大家都倾向于接受他的死亡,更何况人头验明正身还送去北方了呢。然而黑旗军依旧存在,它在暗中到底如何运作,大家一番好奇的探寻,有关于宁毅未死的传言才更多的传出来。<br />如今的黑旗军,虽然很难深入探寻,但毕竟不是完全的铁板一块,它也是人组成的。当探寻的人多起来,一些明面上的讯息逐渐变得清晰。首先,如今的黑旗军发展和巩固,虽然低调,但仍旧显得很有条理,并未陷入领导人缺失后的混乱,其次,在宁毅、秦绍谦等人空缺之后,宁家的几位遗孀站出来挑起了担子,也是她们在外界放出讯息,声名宁毅未死,只是外敌紧盯,暂时必须藏匿这倒不是假话,若是真的确认宁毅还活着,早被打脸的金国说不定立刻就要挥军南下。<br />说到底,宁毅的死活,在如今的中原,成为了鬼魅一般的传说,谁也没见过、谁也不确定。而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即便宁毅已经脱离明面,黑旗军的势力似乎依旧在正常运行着,即便他死了,众人依然无法掉以轻心,但如果他活着,那整个事情,就足以令整个中原的势力都感到恐惧了。<br />在论证宁毅死活的这件事上,李师师这个名字突然出现,只能说是一个意外。这位曾经的京城名妓原本倒也算不得天下皆知,尤其在战乱的几年时间里,她早已淡出了众人的视线,然而当众人开始探寻宁毅死活的真相时,曾经的一位六扇门总捕,绿林间有数的高手铁天鹰追寻着这位女子的踪迹,向他人表示宁毅的死活很有可能在这个女人的身上追寻到。<br />理由在于,宁毅这个人虽然心狠手辣,但对于家人、身边人却颇为照顾,而这位李姑娘,恰恰是曾经与他有旧的红颜知己。宁毅的死讯传出后,这位隐居云南带发修行的女子一路北上,如果她遇上危险,那么显然,宁毅不会无动于衷。<br />很难说这样的推测是铁天鹰在怎样的情况下透露出来的,但无论如何,终究就有人上了心。去年,李师师拜访了黑旗军在吐蕃的基地后离开,围绕在她身边,第一次的刺杀开始了,而后是第二次、第三次,到得六月前,因她而死的绿林人,估计已破了三位数。但保护她的一方到底是宁毅亲自下令,还是宁毅的家眷故布疑阵,谁又能说得清楚。<br />这是围绕宁毅死讯边缘的冲突,却让一个早已淡出的女子再度落入天下人的眼中。六月,濮阳大水,洪水波及大名、冀州、恩州、深州等地。此时朝廷已失去赈灾能力,灾民流离失所、苦不堪言。这位带发修行的女尼四处奔走求告,令得众多大户联手赈灾,顿时令得她的名声远远传开,真如观音在世、万家生佛。<br />自此之后,围绕在李师师这个名字周边的,不仅有保护她的黑旗势力,还有不少自发组织的绿林人。当然,为了不再波及太多人,这位姑娘此后似乎也找到了藏匿行踪的手段,偶尔在某处地方出现,后又消失。<br />如此这般,到得如今,她出现在泽州,才是真正让陆安民感到棘手的事情。首先这女人不能上谁知道她是不是那位宁魔头的人,其次这女人还不能死就算宁毅真死了,黑旗军的报复恐怕也不是他可以承受得了的,再次她的请求还不好直接拒绝这却是因为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对于李师师,他是真的心存好感,甚至对她所行之事心存敬佩。<br />只是他真的无能为力而已。<br />“泽州之事,如陆某所说,不是那么简单的。”陆安民斟酌了片刻,“李姑娘,生逢乱世,是所有人的不幸。呵,我如今,说是牧守一方,然而此等时局,素来是拿刀的人说话。此次泽州一地,真正说话算数的,李姑娘也该明白,是那孙琪孙将军,关城门这等大事,我纵然心有恻隐,又能如何。你与其劝我,不如去劝劝那些来人……没有用的,七万大军,更何况这背后……”<br />他说到这里,看看李师师,欲言又止:“李姑娘,个中内情,我不能说得太多。但……你既然来此,就呆在这里,我总得护你周全,说句实在话,你的行踪若然暴露,实难平安……”<br />这话还未说完,师师望着他,推开椅子站起了身,随后朝他盈盈拜倒。陆安民连忙也推椅子起来,皱眉道:“李姑娘,这样就不好了。”<br />“我也知道这样不好。”师师的声音甚低,“在矾楼之中,凡事都讲个分寸,便是求人,也不能咄咄逼人,那是为了让彼此好受,即便不成,自己也在对方心中留个好印象。但师师确实是无能的弱女子,我心怀恻隐,却手无缚鸡之力,即便想要拿刀上阵杀敌,想必也抵不过半个男儿,陆先生你却贵为知州,纵然对一些事情无力改变,但只要心怀恻隐之心,一念之差也总能救下数十数百人……”<br />她顿了顿:“师师今日,并不想逼陆先生表态。但陆先生亦是善心之人……”<br />“那却未必!”陆安民挥了挥手。<br />“……只希望先生能存一仁心,师师为能够活下来的人,先行谢过。往后时日,也定会铭记在心,****为先生祈福……”<br />“唉……你……唉、你……”陆安民有些混乱地看着她在地上向他磕了三个头,一时间扶也不是受也不是,这跪拜之后,对方倒是主动起来了。她灵动的双眼未变,额头之上却微微红了一片,表情带着些许赧然,显然,这样的跪拜在她而言也并不自然。<br />“其实,我什么也没有,别人能出力的地方,我身为女子,便只能求求拜拜,打仗之时如此,救灾时也是如此。我情知这样不好,但有时苦苦求拜过后,竟也能有些用处……我愿以为什么用处都是没有的了。其实想起来,我这一生心不能静、愿不能了,出家却又不能真出家,到得最后,其实也是以色娱人、以情份牵累人。实在是……对不住。我知道陆先生也是为难的。”
+
[https://www.ttkan.co/novel/chapters/zhuixu-fennudexiangjiao 贅婿] <br /><br />第三五九章 一线希望 半缕微光-p1<br /><br />宁立恒。<br />柴枝在地面上沙沙地走,写出这三个字来,朱武坐在神坛前的台阶上,看着下午的曰光斜斜地照进来,空气中舞动的微尘。<br />“宁立恒……宁立恒……之前有谁听说过这个名字……”<br />从他口中发出的,并非问句,但片刻之后,还是有人做出了回答:“没听过,但重要的是现在该怎么样。”<br />说话的是刚从门外走进来的张顺,而在此时,这山岭中破庙附近的除了朱武、张顺以燕青、吕方、孙新等几个头领外,也有数十名伤势或轻或重的梁山喽啰在。<br />对于宁毅来说,这些“没有名字”的人或许得不到太多的人权待遇,但作为梁山之中最为精锐的一部分山匪,这一路的厮杀与逃亡里,他们也确实发挥了极大的作用。这些人之所以被梁山挑选出来,也都是有江湖经验的人,一路之上故布疑阵掩盖痕迹,到得此时,才真正的处理好伤口,稍稍能够得以喘息,但在这番打击之下,整个破庙与破庙附近林子里的众人,也都是一片颓靡之色了。<br />朱武、张顺说话之时,身上包扎着绷带、双目满布血丝的燕青也已经从门外进来。只听得朱武说道:“歇一歇,大伙就走,除此之外还能如何?”<br />“走? [http://cameradb.review/index.php?title=P1&amp;action=submit 飄天 凡人扣人心弦的歷史玄幻 贅婿 線上看- 第一三七章 覆手为雨 看書-p1] 此次事情办成这样,如何能走!众位兄弟……众位兄弟中到底有多少人被抓了尚不知道。现在我们能去哪里!”<br /> [http://hk2.51php.com/mediawiki/index.php?title=uukanshu_i_am_in____p1 uukanshu i am in好看的歷史玄幻 贅婿 起點- 第八三二章 掠地(三) 展示-p1] 说这话的是身受轻伤的“小温侯”吕方,他手持方天画戟,在地上撑了一下,已经站了起来。朱武看了他一眼:“不走还能如何?”<br />“已经去了的且不说,落入那贼人手里的兄弟,咱们总不至于就这样不理会了!”<br />“但也不能这么多人留在这……”<br />“我见到石勇石兄弟在乱战之中被十余人围住,恐怕已经去了……”孙新有些沮丧地插了一句话。<br />“员外只是被抓,我不走,还得回去。” [http://king-wifi.win/index.php?title=P2&amp;action=submit 言情 推薦好文筆的歷史玄幻 贅婿- 第七八一章 骨铮鸣 血燃烧(四) 讀書-p2] 燕青站在门边说道。他在梁山之上人缘颇好,何况此时的梁山虽然还没有严格排座次,卢俊义的第二把交椅却是板上钉钉的,张顺看看他:“走?怎么走,这次咱们两百多人汇合,难道就剩下四十多人回去?还让卢二哥他们被抓? [http://funsilo.date/index.php?title=P2&amp;action=submit 读小说有口皆碑的歷史小説 贅婿- 第三一一章 喧嚣热闹 一门天真 分享-p2] 咱们回到山上,别人怎么说……人一定要救出来……”<br />“这里不是大名府,离梁山太远了,咱们事事在那人算中……”<br />“阮兄弟他们在附近吧? [http://muorigin-wiki.webzen.com/index.php?title=_______p1 小说 网游 推荐寓意深刻歷史玄幻 贅婿 憤怒的香蕉- 第七七六章 众生皆苦 人间如梦(下) 閲讀-p1] 有多远?”

Версия 07:10, 20 марта 2020

贅婿

第三五九章 一线希望 半缕微光-p1

宁立恒。
柴枝在地面上沙沙地走,写出这三个字来,朱武坐在神坛前的台阶上,看着下午的曰光斜斜地照进来,空气中舞动的微尘。
“宁立恒……宁立恒……之前有谁听说过这个名字……”
从他口中发出的,并非问句,但片刻之后,还是有人做出了回答:“没听过,但重要的是现在该怎么样。”
说话的是刚从门外走进来的张顺,而在此时,这山岭中破庙附近的除了朱武、张顺以燕青、吕方、孙新等几个头领外,也有数十名伤势或轻或重的梁山喽啰在。
对于宁毅来说,这些“没有名字”的人或许得不到太多的人权待遇,但作为梁山之中最为精锐的一部分山匪,这一路的厮杀与逃亡里,他们也确实发挥了极大的作用。这些人之所以被梁山挑选出来,也都是有江湖经验的人,一路之上故布疑阵掩盖痕迹,到得此时,才真正的处理好伤口,稍稍能够得以喘息,但在这番打击之下,整个破庙与破庙附近林子里的众人,也都是一片颓靡之色了。
朱武、张顺说话之时,身上包扎着绷带、双目满布血丝的燕青也已经从门外进来。只听得朱武说道:“歇一歇,大伙就走,除此之外还能如何?”
“走? 飄天 凡人扣人心弦的歷史玄幻 贅婿 線上看- 第一三七章 覆手为雨 看書-p1 此次事情办成这样,如何能走!众位兄弟……众位兄弟中到底有多少人被抓了尚不知道。现在我们能去哪里!”
uukanshu i am in好看的歷史玄幻 贅婿 起點- 第八三二章 掠地(三) 展示-p1 说这话的是身受轻伤的“小温侯”吕方,他手持方天画戟,在地上撑了一下,已经站了起来。朱武看了他一眼:“不走还能如何?”
“已经去了的且不说,落入那贼人手里的兄弟,咱们总不至于就这样不理会了!”
“但也不能这么多人留在这……”
“我见到石勇石兄弟在乱战之中被十余人围住,恐怕已经去了……”孙新有些沮丧地插了一句话。
“员外只是被抓,我不走,还得回去。” 言情 推薦好文筆的歷史玄幻 贅婿- 第七八一章 骨铮鸣 血燃烧(四) 讀書-p2 燕青站在门边说道。他在梁山之上人缘颇好,何况此时的梁山虽然还没有严格排座次,卢俊义的第二把交椅却是板上钉钉的,张顺看看他:“走?怎么走,这次咱们两百多人汇合,难道就剩下四十多人回去?还让卢二哥他们被抓? 读小说有口皆碑的歷史小説 贅婿- 第三一一章 喧嚣热闹 一门天真 分享-p2 咱们回到山上,别人怎么说……人一定要救出来……”
“这里不是大名府,离梁山太远了,咱们事事在那人算中……”
“阮兄弟他们在附近吧? 小说 网游 推荐寓意深刻歷史玄幻 贅婿 憤怒的香蕉- 第七七六章 众生皆苦 人间如梦(下) 閲讀-p1 有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