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wotw p2hDwa

Материал из WikiSyktSU
Версия от 15:17, 24 ноября 2020; Deal369sign (обсуждение | вклад) (Новая страница: «102vn爱不释手的修仙小說 大奉打更人 起點- 第两百零三章 碑文余波 -p2hDwa<br /> [https://www.ttkan.co/novel/chapters/dafengdagengren-maibao…»)

(разн.) ← Предыдущая | Текущая версия (разн.) | Следующая → (разн.)
Перейти к: навигация, поиск

102vn爱不释手的修仙小說 大奉打更人 起點- 第两百零三章 碑文余波 -p2hDwa
[1]

小說 - 大奉打更人
第两百零三章 碑文余波-p2
“还好,还好他没折在姓朱的那件事上。”
“青州布政使司认为,此诗震耳发聩,有警示百官之效,建议朝廷责令各州效仿,立戒碑。
可以说,南宫倩柔是看着许七安一路成长,最清楚他的根脚。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持赞同意见,也有人不愿意看着杨恭扬名,毕竟这位青州布政使是云鹿书院的读书人。
谁想,许七安的天赋比他预料的更加强大。
再有半个时辰就是小朝会。
“臣与首辅大人意见一致。”魏渊回复。
在场就魏渊懵了半天。
近些年来,从民间到士族,从百姓到乡绅,骂声不绝于耳。立戒碑之事,可以挽回些朝廷名声。
魏渊很快否定了这个猜测,论诗才,一百个杨恭都不及一个许七安。
“杨恭大儒之名非虚,此诗于朕在位期间诞生,必将名垂青史。朕不但要在各州衙门中立戒碑,朕还要亲自书写,以朕手书拿去拓印。”元景帝笑道。
元景帝其实也是这个意思,他虽然修仙,虽然不理朝政,虽然敛财无度,但他觉得自己是个好皇帝。
金锣们彼此用眼神示意,怂恿对方去问,但也知道魏公此时在气头上,没人敢去触霉头。倘若是极其糟糕的事,不正好给魏公发泄的渠道?
怎么就成了杨恭的?
在西域佛国有诸多记载,得道的高僧坐化之后,会于某位孩童体内复苏,不但拥有完整的记忆,还天生精通佛法。
魏渊由衷的笑起来,“许七安冲击炼神境了,信是姜律中在云州边界寄回来的,这会儿,应该成功晋升炼神境。”
还是说,这本就是杨恭的诗,许七安是听了他堂弟许新年的讲述?
可即便如此,许七安能在练气境做到双重观想,依然堪称惊世骇俗。
金锣们无声的交换眼神,暗中猜测这句话背后蕴含的意思——两个月不到!
不可能...南宫倩柔险些喊出来。
“青州布政使司认为,此诗震耳发聩,有警示百官之效,建议朝廷责令各州效仿,立戒碑。
“青州布政使传回来的一份折子,杨恭在青州各大衙门立了戒碑,碑文上写着:尔食尔碌,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王首辅跨步出列,“臣提议效仿青州布政使司。”
他是被金锣们推出来的代表,杨砚不在,魏公的义子在场的只有他,想来魏公是不舍得把义子赶到边关的。
还是说,这本就是杨恭的诗,许七安是听了他堂弟许新年的讲述?
两个月不到就完成这个壮举的许七安,天赋比他预料的更强,此前魏渊欣赏许七安,欣赏的是心性。
车轮碾过青石板铺设的大街,南宫倩柔用力一拽马缰,马车在宫城门口停下。
又有多位官员站出来附议,态度很明显:不查漕运衙门。
一,一体双魂。
可即便如此,许七安能在练气境做到双重观想,依然堪称惊世骇俗。
大奉打更人
尔食尔碌,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这不是许七安当日在问心关中写下的诗吗。
近些年来,从民间到士族,从百姓到乡绅,骂声不绝于耳。立戒碑之事,可以挽回些朝廷名声。
王首辅侧头,看了一眼魏渊,既有心照不宣的默契,又有些失望。京察这个节骨眼,谁敢提出彻查漕运衙门,那就是自绝大奉官场。
“杨砚要是在这里的话,嘴角要裂到耳根了吧...”南宫倩柔酸溜溜的想。
不过,“两个月不到”所代表的是什么事,才是至关重要的。
大奉打更人
王首辅跨步出列,“臣提议效仿青州布政使司。”
“魏渊,你有什么意见?”元景帝看向大青衣。
这与读书人喜好名声是一个道理。
漕运二字,自古以来就是麻烦,它所涉及的利益集团太过庞大,从京城到地方,上至庙堂,下至江湖,错综复杂。牵扯其中的人太多太多。
户部尚书率先出列,朗声道:“臣以为,这只是禹州个例,张行英所谓的大奉各州漕运衙门中皆有细作,完全是无稽之谈。”
看来密信上写的是好消息....究竟写了什么?南宫倩柔好奇道:“义父,信上说什么?”
高品武夫难得,由自身势力培养起来的高品更加难得。
“青州布政使传回来的一份折子,杨恭在青州各大衙门立了戒碑,碑文上写着:尔食尔碌,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这个许七安天赋竟如此优异?假以时日,咱们衙门恐怕又得添一位金锣。”
看来密信上写的是好消息....究竟写了什么?南宫倩柔好奇道:“义父,信上说什么?”
御书房中,诸公们骚动起来,前后之间交头接耳。
三,长辈高人加持。
不可能...南宫倩柔险些喊出来。
至于许七安的修行速度,魏渊之前听说他将气机充盈到中丹田,已经对许七安刮目相看。
再有半个时辰就是小朝会。
怎么就成了杨恭的?
金锣们彼此用眼神示意,怂恿对方去问,但也知道魏公此时在气头上,没人敢去触霉头。倘若是极其糟糕的事,不正好给魏公发泄的渠道?
想通之后,魏渊皱了皱眉,心生疑惑:“此诗是许七安所作,为何陛下方才忽略过去,是刻意的,还是青州布政使司故意没写许七安的名字?”
尔食尔碌,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这不是许七安当日在问心关中写下的诗吗。
PS:书评区有活动,一:投月票送起点币。二,猜测一号身份的有奖书评活动。奖励都挺丰厚的。
在场就魏渊懵了半天。
怎么就成了杨恭的?
这与读书人喜好名声是一个道理。
“青州布政使传回来的一份折子,杨恭在青州各大衙门立了戒碑,碑文上写着:尔食尔碌,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车轮碾过青石板铺设的大街,南宫倩柔用力一拽马缰,马车在宫城门口停下。
车轮碾过青石板铺设的大街,南宫倩柔用力一拽马缰,马车在宫城门口停下。
御书房,乌发再生的元景帝,坐在鎏金大椅上,扫过众大臣,不夹杂感情的声音说道:
怎么就成了杨恭的?
心性也是天赋的一种。
在场就魏渊懵了半天。
“还好,还好他没折在姓朱的那件事上。”
这类人极为罕见,但凡有大气运之人,都是名震一方的强者。如道门的道首,司天监的监正,巫神教的巫神等等。